本初

【楼诚】致命伴旅(现代黑帮,ABO)一

最近上班闲闲的好无聊。。懒懒的窝。。决定把以前一个基本还未来得及面世两段文改改套给楼诚(不要打我)然后(也许)撸完。。。

所有的设定都是为了恶趣味。。所有的剧情都是为了恶趣味。。基本约等于没有什么剧情。。想到哪就是哪。。。随心而动。。嗯。


1


这热潮来的突然且不合时宜,让阿诚差点没躲开迎面而来的拳头,alpha浓烈的气息裹在拳风里他耳边擦过,一股激流便从尾骨泛起直至窜到背部,阿诚两腿一软歪歪斜斜的倒靠到身后的墙壁上。


操。


这是此刻阿诚唯一能给这副不争气的身子的一个评语。


眼下正值一场斗殴的高潮,打红了眼的alpha们甚至都快辨不出敌我,对于alpha来说这并不稀奇,当同类们的信息素相互碰撞开始,无论是不是因为争夺omega,那些未受过良好教育的野蛮的alpha都可以轻易的丧失理智。刚好都不过是在那些污秽龌龊之地自己集结而成的街头混混,教养两个字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Alpha们的气息在空气中揉成一团狠狠的扑面而来,这让阿诚控制不住的开始颤抖。


这场发情期来的也不是没有预兆,阿诚已经持续了几天的低烧,不过发热头痛浑身乏力对他来说早就是家常便饭,他甚至可以拖着浑身的伤打完一场群架,再加上在不久前阿诚刚服用过抑制剂即便这抑制剂对他来说只剩下安慰剂的作用,这也并不是正常的发情期的周期。


抑或者,阿诚脑中突然浮现出一张面孔,拳头不由自主的就收紧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


大概三天前阿诚才第一次和明楼有了正面接触,在这之前他只远远的见过几次明楼。人群中的这位alpha虽然笑的谦谦有礼,可这笑容映到阿诚眼中却刺眼得很,他讨厌明楼,这一点他omega的那一面在触碰到alpha的信息素的那一刻开始就深切的帮他应证了。明楼的信息素让阿诚感到通体一阵寒意,可冰冷之下却压不住一阵火苗的攒动,冷热交加让他在本能的欲求中克制不住恶心的战栗。后来阿诚才发觉这种感觉应该就是所谓的恐惧。


站在明楼面前的时候阿诚突然有一种逃跑的冲动。全靠绷紧了全身肌肉才将自己钉到了原地,压住了omega的瑟瑟发抖。


五天前他手下一个弟兄无意中惹了明楼的生意,几番商讨后阿诚决定亲自登门要人,令他惊讶的是事情进展的出乎意料的顺利,直到明楼出现在他面前,笑的一脸和善,阿诚突然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试图避开明楼欲要环住他肩膀的手臂,却逃不开被这么领着去见他弟兄的命运。


阿诚没少见过流血的场面,却没有哪一次让他抖的这么厉害,他甚至都没有余遐去思索明楼是不是能透过他衣服单薄的布料感受到他剧烈的抖动。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腐烂的alpha的气味,混杂着浓烈的血腥和各种辨不清来源的臭气,他要救的人就瘫倒在这些气味的源头,目光呆滞,意识涣散,脖子上的伤昭显着身体的主人已经被人用一种极其残忍的方式割去了腺体。


阿诚感到想吐想离开这昏暗的囚笼,而明楼在他背后的手却向前一送将他推了出去,踉跄了几步阿诚还是没能稳住重心,跪倒在了他弟兄身边。


血液混着这个alpha的其他各种体液黏着于阿诚的皮肤上,从他的毛孔直接将alpha的气息侵入他的神经。而明楼依然挂着他标志性的假笑,侧过身为阿诚让出一条道。


“人已经教训过了,阿诚先生也不用在这方面再费心了。 ”


操。


阿诚又是一声暗骂,他已经能清晰地感受到双腿之间变得潮湿,那些粘稠的液体正在争先恐后的往外涌,恐惧让他一时间都遗忘了身为omega对于alpha执着追求的欲望的本能。他很清楚,一旦自己的气味逐渐浓郁,传导到在场的alpha当中,那么他所要面对的就是被一群野狗般的alpha活活操死的结局。


尽力隐藏主自己的气息,阿诚沿着身后的墙趁乱跌跌撞撞的小心隐匿于身后的小巷,他已经没有精力来为这次临时的缺席想一个完美的借口,此刻的阿诚只想趁着自己还尚存着理智的时候找到一个无人的角落以确保自己能过安全的渡过发情期。


阿诚原本并不抵触成为一个omega,至少在看到他养母发现他分化成omega只够那失望狠厉的眼神,在他现在第一次热潮中无助的挣扎的时候他都还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不好。直到他的养母开始发疯似得虐待他,一系列不公正的待遇让他认识到omega被无限压低的地位,阿诚才开始学着用自我反抗来保护自己。


反抗的第一步就是学会暴力,即使这对omega来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omega天性孱弱,暴力基本不存在与他们的词库里,当阿诚第一次将削尖的木棍插进他人的皮肉中的时候,源自于他omega本能的反抗差点让他崩溃,阿诚仿佛能听到浑身的细胞叫嚣的泛起的嗡鸣声,有那么几秒他可以确信自己基本是失去意识的,他不知道用了多大的意志力迫使自己没有扔开手中的凶器尖叫的跑开,然后阿诚意识到自己胜利了,甚至爱上这种极具破坏的的感受,无论是破坏他人,还是破坏自己藏于血脉中的本性。


从那以后阿诚开始痴迷与这种破坏性,他开始变得像一头野兽,眼神变得阴冷,身形逐渐变得结实。他冷漠的对着他养母惊恐的目光,告别了他从小长大的地方。


再后来每个人遇到他的人都以为他是个货真价实的alpha,若不是这该死的发情期,连阿诚自己都要以为他终于破坏了基因链进化成了一个纯正的alpha。


而这该死的发情期却总是不遗余力的将他唤回现实。


然后走袖底吧。。

http://www.gcslash.com/thread-3819-1-1.html


恍神间,阿诚感到有一丝光自头顶上方打下来。

“又见面了。”

确认了来的人真的是明楼后,阿诚难得恢复了些神智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TBC

评论(39)

热度(628)